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澳门黄金城网站

圣武称尊 第五百零九章 设定一个小目标

发布时间:2020-01-08 11:53:30

圣武称尊 第五百零九章 设定一个小目标

眼见楚天犹如陨落的纸鸢一般被远远的轰飞,沿途撞断了好几颗巨木,最后狠狠在地上摔了个头晕脑胀,云昭长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舒爽的表情来。

原本因为思思的事,他本就心里不爽,本拟即便压制修为,但凭借自己的底蕴和经验凌虐楚天不是难事,不料却接连遭到不顺,就算将修为提升到蕴气境巅峰,也被对方狠狠踹了一脚。

既然如此,他就很没有节操的将修为提升到化罡境,一拳就将楚天秒杀,他心中新旧交织的恶气尽数得以释放。

楚天呻吟了几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摔下时额头甩在一块不规则的石头上,一片乌青,他一面用手捂住伤处,一面含怒冲云昭喝道:“杨大哥,说好了把修为控制在蕴气中期,你不但提升到后期和巅峰,最后都提升到化罡境算了。”

“化罡境对上蕴气境,这还是切磋吗?这就是单方面的虐杀而已。”楚天愤愤不平。

云昭见楚天灰头土脸,还义愤填膺的向自己抱怨,心里那丝爽感如吹气球般放大,真想哈哈大笑。

不过他定力不俗,将想笑的冲动强行压制住,脸上露出仿佛由衷的歉意来,快步走到楚天跟前,查看他的伤势,歉然道:“楚天兄弟,我是见猎心喜,情不自禁,一碰到厉害的人物,我就会这样子,实在抱歉。”

言罢,手掌一握,一个白色的玉瓶出现在其掌中,将此瓶递给楚天说道:“这是上好的金疮药,你赶紧涂抹一点儿。”

楚天将信将疑的将玉瓶接过,将白色粉末倒在掌心,用鼻子嗅了嗅,确实是上等疗伤药物的味道。

在秘境中,他也得到了一些这类药物,是以对这味道一闻便知。

不同之处是杨云昭取出的药物味道比之前他获得的所有药物都浓郁好多倍,这正是药性强大到一定程度的外在体现。

“东西倒是好东西。”楚天暗暗嘀咕,将白色粉末抹了一点在额角的伤口上。

虽然灵念具备疗伤之效,但一来云昭在此,不便卖弄本领,二来灵念乃是精神力,没使用一点,都要观想逍遥图来修复,能不用最好是不用。

楚天涂抹着金疮药,这药物性能果然非凡,一吐沫上去,额角的伤势便见好转,不数息,就彻底弥合了,云昭则是体贴的在旁边帮他把身上的灰尘怕打下来,口中连连道歉。

“都是因为我,才连累了楚天兄弟。我以后战斗时,一定不能再这样忘我了,否则就会有更多的朋友被我伤害。”云昭神色恳切,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在云昭的精心打理之下,楚天模样渐渐恢复如常,不服先前一般狼狈,虽然身上各处都有点疼痛,手臂上更是有种骨头断裂之感,但整体没什么大碍。

云昭在轰破漩涡风盾的最后关头,还是收回了超过大半的力道,否则楚天起码也得骨折,甚至双臂当场废掉都有可能。

云昭只是想教训下楚天,并没有将其废掉的意思

,若是真的残废在自己手里,思思恐怕第一个饶不了他,那丫头现在还惦记着楚天的恩情呢。

虽然身上疼,但云昭认错态度诚恳,楚天遂打消疑心,信以为真,颇为大度的说道:“你也是无意,以后与人切磋时切不可如此投入,伤了别人总是不好。”

云昭连连称是,楚天要把金疮药还给他,云昭连忙拒绝,说是如不收下,自己心里就会不安。

一番推辞后,楚天见云昭打定主意要赠药,只得收下,心里则是想道:“杨大哥的人还真不错,看来我刚才是误会他了。”

楚天开始自然起了疑心,不过随着与云昭的接触,感受到对方道歉似是发自由衷,诚恳无比,因此就打消了疑问。

“以后,切不可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楚天暗暗告诫自己。

“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爆笑声响彻在楚天的心田,自是老狐狸的声音,楚天将心神沉入到传承玉佩此老所在的宫殿内,只见老狐狸坐在王座上,已是笑得前仰后合,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一面笑一面用手不断的拍打着扶手。

“怎么了?”楚天不解的传念道。

“怎么了…哈哈,你还问我怎么了,嘿嘿,都快笑死老祖了。”老狐狸感受到楚天心中的迷惑,更觉好笑,笑得都快岔了气。

“这老家伙不会是犯了精神病吧。”楚天恶意的揣测。

这个念头第一时间被老狐狸感知,他笑骂道:“老祖不是精神病,但老祖看你真像个白痴,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楚天心中一动,问道:“此话怎讲?”

“那小子相貌堂堂,不料内心却是如此龌龊,嘿嘿,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哪。”老狐狸嘴里啧啧赞叹道。

楚天知道他说的是云昭,连传念反驳道:“老祖,您可不能诬赖好人啊,刚才的事,只是意外,我觉得杨大哥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人。”

“人心隔肚皮。”老狐狸如斯总结,见楚天依旧将信将疑,便是叹了口气说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也罢,老祖就大发慈悲,告诉你这小子此时心里的念头吧。”

楚天传念表示同意。

老狐狸则是暗施神通,仿佛在杨云昭和楚天的心神上搭建了一座无形之桥,却是单向的,使楚天能感受到云昭的念头,反过来却无效。

云昭一个个念头,如潮水般向楚天纷至沓来。

“哈哈,这个傻帽,这么轻松就混过去了,哎,年轻人就是蠢啊。”

“可恶的小子,平白被你亲了妹妹一口,若不严加惩处,那杨某还对得起护妹狂人这个美称吗?”

“也就是我妹妹主动,才略加惩罚,若是反过来,看我不将你拨皮抽筋,哼。”

“有资格享受小妹亲吻的,只有本公子,任谁都不行,哼哼。”

“真是太便宜你这小子了。”

……

楚天脸色越来越难看,眼中喷火,咬牙切齿。

他委实没有想到,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般腹黑的贱人,明明在算计他,脸上还装出关心自己伤势的表情来,这份演技,究竟是怎么练成的?

“咦,这小子的脸色怎么不对,难道被他看穿了,不可能,此子绝对没有这么高的智商。”

感受到最后的念头,楚天连将脸上的阴沉驱散,将怒火憋在心头,露出天真无邪的和善微笑,尽量将状态保持与先前一样。

他现在还不是对方敌手,此人用出化罡境修为,就一招秒杀自己,那若是用出凝丹境修为呢,那他在其面前,岂不如蝼蚁一般。

楚天心中很不甘,恨不得立时就将这贱人饱揍一顿,打成大猪头,不过现实告诉他,现在向报仇,他还差得远呢。

一时间,他心里对实力的渴望更加强烈了。

他原有一个宏伟的目标,那就是成就绝代强者,勇闯灵妖族寻回娘亲,并一直为此努力奋斗。

不过这般长远的目标,虽然令人憧憬,却总归有些飘渺的虚幻之感。

而现在,楚天在达成这个长远的目标之前,就先给自己设定了能够实现的阶段性的小目标。

那就是有朝一日以牙还牙,把这三英之首的“伪君子”杨云昭揍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

比起有些虚无的大目标,这个小目标就实际的多。

楚天暂将小目标的想法留在心中,冲云昭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杨大哥,我身上有伤,切磋却是不便再进行下去了。”

“对对,赶快回去养伤,哎,今天真是抱歉了。”云昭连声附和。

于是,云昭下了山,返回楚家,见了楚家众高层,也没隐瞒这件事,直说自己切磋时太过忘我,以至于下手没分寸,伤了楚天。

楚天则是违心的说一通“无心之失情有可原”之类的话。

云昭则是对楚天的大度表示赞赏,并邀请他有空常去郡城作客,好让他弥补今日之过失。

云昭召回血玉马,牵着这匹马兽在众人的陪同下出了楚家,在诸多目送的目光中,策马扬鞭,烟尘滚滚,化作道血光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楚风等一众高层和楚云都关切的询问了伤势,楚天笑着说无碍,告别了同族人,返回自己小院,小月问他晚饭吃什么,楚天却和没听到一般进了屋子。

小月驻留在原地,脸上满是疑惑之色,少爷虽然满脸微笑,但她敏锐的察觉到,心情似乎很不好呢。

一进屋,老狐狸便识趣的发出一道灵魂力封禁屋子,使异响不能传出,楚天自感应到这一点。

于是,他脸上微笑彻底消失,尽化怨恨之色,咆哮之声如雷鸣般响彻而起,轰隆隆的冲撞着老狐狸设下的禁止。

“这个混蛋,我将来一定要你好看。”楚天双拳紧握,目光如刀,咬牙切齿的说道。

南京邦德医院主治医生
深圳曙光医院怎么样
吉林中医治牛皮癣怎么样
南充专门治男科医院
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城